从被视为废品到英超MVP 励志!他梦想去巴萨
千亿app下载

从被视为废品到英超MVP 励志!他梦想去巴萨

从被视为废品到英超MVP 励志!他梦想去巴萨

被大多人看作废品的金子

  莱斯特问鼎英超是这个赛季的童话,马哈里兹荣获赛季最佳,是童话中的童话。

  马哈里兹深得同行嘉许,不仅得益于莱斯特“丑小鸭变身白天鹅”的效应,还有瓦尔迪、帕耶、坎泰和阿利(荣膺赛季最佳新秀)等无名之辈同时井喷,交织成英超史上最惊艳的画卷,令他更加出色。

  踢球,父亲的遗愿

  仿佛石猴出世,马哈里兹成了英超炙手可热的红人,回到老家已经不敢随便上街了。而两年多以前加盟莱斯特,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熬下去,绝谈不上幻想“一战成名天下闻”,抱着“反正不会比窝在勒阿弗尔更差,不妨出去碰碰运气”的心理,他答应了。马哈里兹的不少亲朋劝他:“要去也去西甲啊,英国真不适合你,你这一身皮包骨,英格兰那么讲究力量和体能,哪里吃得消?”

  马哈里兹的身世和发迹,和队友坎泰、西汉姆的帕耶有着极为近似的轨迹:20岁前无人问津,时来运转已经过了25岁。马哈里兹是阿尔及利亚移民后裔,母亲是摩洛哥人,他在家中4个孩子里排行老幺。他生于巴黎北郊的萨塞勒,距离法兰西大球场不过几英里地。巴黎真是球星的摇篮(远胜自诩英格兰国脚最大产地的默西塞德),早年的亨利、阿内尔卡、克里斯坦瓦尔,近年的芒加拉、马夏尔和科芒等人,都来自这座城市。

  父亲在马哈里兹15岁那年因心脏病辞世,对他而言既是打击,也是人生转折,踢球出人头地,是乃父遗愿,小马日后选择代表阿尔及利亚参加世界杯,是告慰父亲在天之灵。

  小马他爹踢过球,虽只是业余队,但望子成龙,一直鼓励他走这条路,马哈里兹念书不行,也只有这条路。但这条路对小马实在艰难,相比帕耶远在留尼汪,家里送他到法国深造被南特招进青训,马哈里兹连这机会都没有。每一年,波尔多、图卢兹、巴黎圣日耳曼等队的球探会来萨塞勒挑人,他们知道这里好苗子多(球场还以前巴萨后卫克里斯坦瓦尔的姓氏命名),但长得瘦小的马哈里兹没人要,加上没速度,想吃职业足球这碗饭,基本被判了死刑。

  想过就过,街头练就

  踢球不是只靠这三样,最要紧的还是技术。马哈里兹活儿好着呢,他和小伙伴们没事就在各个小区的广场踢球,或者在体育馆内的五人场踢,到深夜还不停。那是既练技术又练意志的地方,有的是比他个头大的孩子,活儿不好很快就混不下去了。马哈里兹是真爱踢球,而且酷爱带球,从他在场上说过就过的自信,不难想象那是经年在街头或小场里磨砺的结果。昔日的教练、街坊和玩伴说起马哈里兹,不约而同地指出:他只想踢球,舍此啥也不想。

  但就是没人相信他,萨塞勒的孩子一茬接一茬去各俱乐部的青训营报到,就他没去。也许小时候没有正规青训,反而让他练就了过硬的控球,如今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假动作,在青训营里是没人教的,法国足球再也不是昔日普拉蒂尼、蒂加纳和吉雷瑟的“铁三角”时代,也不会再有齐达内,马哈里兹这类型的孩子,在青训教练眼里几乎和废品无异:“别带了,你以为就你一个在玩吗?”据说勒阿弗尔主席曾警告他:“别以为是在沙滩上自己耍!”

  “有朝一日效力巴萨”

  直到18岁,马哈里兹才被地处法国西部边陲布列塔尼的一家地区联赛(第4级)俱乐部坎佩尔看中,愿意让他试试,但他身体条件还是不够,且这家俱乐部连法丙都打不上。他要适应的东西很多,最难忍的是位置固定,而不是由着性子满场飞奔。老天开眼,19岁他加盟了勒阿弗尔,你要是知道他拒绝了巴黎圣日耳曼,不得不佩服他的判断:在勒阿弗尔我更有机会上场。在这个年龄还踢不上顶级联赛,前途就那么多了。想想帕耶还被南特退货,回到留尼汪,马哈里兹能熬到法乙的勒阿弗尔——哺育过波巴的地方,也算是祖上积德。

  马哈里兹充满自信,在外人看来简直是盲目的自信:“有朝一日我会效力巴萨!”有时候,“是金子总会闪光”这句话还真管用。莱斯特的球探沃什去考察勒阿弗尔另一位边锋,却被球场另一边的马哈里兹的球感和灵敏打动,立刻向东家报告:“挖到金子了!”这实在有点冒险,法国足球虽然舍技术而求战术和力量,比起英格兰,力量还是逊色一些。马哈里兹如果连法甲都打不上,凭什么相信他能适应英式足球?

  时任主教练皮尔逊觉得应该给这孩子机会,这一知遇之恩,令马哈里兹感同再造——皮尔逊去夏被炒,着实让小马难过了很久。2014年1月投奔狐狸时,赛季已走了一半,他的加盟给该队注入了活力,首发12次替补上场7回,莱斯特只输了1场,3个进球5次助攻将莱斯特送上英冠宝座,送回英超,当季入选阿尔及利亚国家队出征世界杯。

  没有登陆英格兰,谁会正眼瞧一次马哈里兹?他自己也说:“一到莱斯特,我就知道当初的犹豫有多愚蠢。”基恩当年给很多英格兰俱乐部写信求试训,唯独没找过曼联,“我觉得自己太糙配不上”;哈里森-福特到处找戏拍的时候,也差点拒绝了《星球大战》让他主演的机会,担心赚不够饭钱。他俩真是太目光短浅了。

Back To Top